恢复冷静的患者

我爱ddd老师
你好我刺久
一个沉迷周更写文的画画的。
食up主/狂月/aph/守望/少前/恋与制作人。
凹凸自萌拒绝与大众交流。
很多坑吃但不产粮。

预测·二

*ooc
剧情发展我自己都觉得迷

6.
一番搜索之后,康平和满找到了一些和洋馆有关的资料,拿到了些钥匙,第一层能开的也差不多了。
“把资料放到本子那边吧。”满看了看手上的几本笔记,回头看向康平,康平点了点头。

两人走到洋馆大厅,本子上写了些东西,满用手机照着看了一眼,“看来我们这边收获还挺多的。不过居然会有英文的文件…也是,毕竟有外国人来过这里…”
“看来满君对洋馆了解的还挺多的。”康平看着一个方向苦笑了一下,随即转向满说。
“嗯,洋馆的资料有写。”满将汇总的资料一一翻看了一遍,不禁感叹响也日化组的给力。
“嗯,我这些资料看完了。”满将一叠纸与本子往康平手上一放,开始环顾洋馆大厅。
虽说后来的事都有影像,可洋馆还真没好好观察过啊,难得的满月,为何不能优雅一下呢。满轻靠着楼梯旁有些朽的木栏杆,端详着这座洋馆大厅所能看到的。
看上去曾经是金碧辉煌,或许还是制者所骄傲的吊灯,在一楼顶部靠近楼梯的地方,在手机的灯光下还有些闪光。古朴却又端庄严肃的大门封锁住了回忆与寻常。周围的地板有些窟窿,嗯,虽然是通往地下室的捷径,但是为了人身安全还是免了。柱子是典型的希腊式的柱子,等等,怎么有个人…?
“哇!康平平你们在呀!”隼人哒哒地凑到康平跟前,“哇,你们已经搜索到那么多了呀,我还什么都没找到…”
“没事,不急。”康平摸了摸隼人的头。
满突然觉得眼镜片闪眼睛,并觉得让康平活着是个错误的选项。
“嘻嘻,那我继续去找啦!康平平待会儿见喔!”隼人挥了挥手,往西馆走去。
“…满,其实你也觉得这个洋馆不对吧。”康平合上了资料,放回原处。
“啊?嗯。”满敷衍着。
“不过这些别和隼人说,他很怕这些。”康平打开了手机,随意地翻了翻相册,继续说,“而且这个洋馆确实有幽灵,我开始的行动也是跟着一位老人的指引。不过他貌似和影视作品里的幽灵不太一样,他很和善。就是…”康平顿了一下,看向了满。“从刚刚起,他似乎一直在刻意回避你,怎么回事?”
嗯,原来是看最后一眼自己竹马的照片吗。“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害你的。”满推了推眼镜,“要真要害你,我为何早不动手?”
“你可以背叛我。”康平难得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是是苦笑。
“算了吧,别猜忌了,在这大家的利益是一样的,都是逃出洋馆。”满将头别向二楼,又看了看手机,“好的,集合时间到了。”

A break
康平对满不猜忌是不行的。
因为完全相信他和不相信他,康平觉得都是在以自己和隼人的性命作赌注。而且冥冥之中他觉得自己死了之后,隼人的结局也不会好。
算了,至少现在满他还没有做什么过火的事,我们应该是安全的。

响也这人在满的印象里是一个很奇怪的优等生。
而且还是三好级别,不是那种光成绩好,行为痞里痞气的那种。
结果会大庭广众之下调戏我这样的民男…好吧,和普通人还是有点区别的。
不过真的烦啊,还说什么,我的声音真好听?真是奇怪的不行。

响也的能力很万能、很有趣。
但是为什么在满身上永远是被一脸嫌弃与关爱智障优等生的眼神?!响也想不通,可能是满这人骨骼惊奇,脑回路可怪。
不过,唯一有意思的时候,是响也说满的声音好听时,满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异——或者说,是这家伙眼中唯一会有高光的时候。
嗯哼,性冷淡也会有有意思的时候。
只是,他或许知道的太多了,只能委屈他先走了。

进可能是这几个人当中最迷的一个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在集合的时候莫名感到除了自己和隼人意外有种火药味儿。
怕不是这儿有alpha是火药味的信息素哦…等等,信息素是什么…进更迷了。
总之,进怕是这几个人里,倒数第二个皮皮虾都不清楚一个的人。
你问我倒数第一是谁?

是隼人。
隼人他是真的怕鬼。
曾经隼人和康平不是在郊外住的时候,在外玩到很晚。
但是俩小屁孩总不能在荒郊野岭的地儿就地留宿吧?虽然康平并不像小孩,而且隼人怕黑。
然后康平就往回走。
隼人也往回走。
但是俩人的心态完全不一样。
康平是,有鬼指引我的道路。
隼人是,卧槽,周围是不是有鬼我好虚啊!
康平:是,有鬼。
后来,隼人养成了早早回家和整天粘着康平的好习惯。
对,是好习惯。

7.
进下了楼梯看到了一脸吊儿郎当拿着手机的满和在旁边淡定的康平,从口袋里拿出一些资料,“这些是我又找到的一点,响也我没看到他,应该马上就来了。”
“多谢了。”满从进手上拿过一堆纸,对于满这种世界线有偏差后面的事都能知道的人来说,确实这算是一打废纸,他早就知道了还看毛啊。然后假装翻看了一会儿,丢给了康平。康平看着满惊人的阅读速度,也没多问,毕竟从进洋馆开始,匪夷所思的事情太**多了,多到康平说脏话,所以也只能略睁只眼闭只眼,保命最要紧,好奇以后再说。
康平翻着那打线索的时候,响也慢悠悠地从二楼走了下来,“呀,你们都到了啊,看来是我迟到了呢。”
“对,你迟到了两分钟。”满不给面子。
响也强忍着从怀里掏出那把十字小刀捅个满的冲动,捏坏了把手一个脆弱的地方。
但是这是不是伏笔呢,不是。
“看来你们收获挺多的。”响也满脸微笑地看了眼地上的本子,瞟了眼康平手上的纸。
“嗯…严格来讲,并不。”康平将看完的线索放在了粉色笔记本上,“因为这些都是关于这个宅子的第一代主人的经历和一个外国人对这个宅子的发现的。但是,继续找下去应该还是能找到出去的方法的。”
“康平真是出乎意料地乐观呢。”响也又标准地微笑了下,还没等康平的“?”出来,响也指着走廊的方向,“隼人好像要来了。”
“哇!你们到的好早哇!”隼人跑了过来,喘了会儿气。
“隼人别这样跑,地板塌了怎么办。”康平实话实说。
“噫!好的,我不敢了…”听到康平的话,隼人浑身一抖,并没有觉得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反而是有些刻意地想踮脚常识给地板的压强小一点。
不过不亏是上课不听讲天天抄康平作业啊“喀嚓”,突然出现的一声木板破碎的声音让康平和进的瞳孔一缩,都急忙伸出手要拉住隼人。隼人猛地往下一沉,也受到了惊吓,张开了双臂要抓住什么。
“哇!…”救命啊!
最后三个字还没喊出来,隼人掉进了地下室。
满和响也冷眼地看着这一切,满知道就算他出手,隼人还是会掉下去。
“…”康平看着掉下去的隼人没了动静,有些崩溃,打算沿着洞跟着跳下去。
“别!渡!冷静!隼人可能只是昏迷了!”进拉住了康平,安慰着,“而且既然有地下室,也肯定有入口的!这样下去太危险了!”
“…”康平张了张嘴,晃了晃头,余光看见了八云管家,他走到康平身边,说,“没事,只有两米不到深,海藤先生没事的。”
康平听完彻底算是冷静了,对着木板洞喊,“隼人,我等会儿就来。”
康平回头看了看三人,“我们走吧。”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