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冷静的患者

我爱陆皮
你好我刺久
一个沉迷周更写文的画画的。
食实况rps/rpg小游戏/aph/少前/jojo。
凹凸自萌拒绝与大众交流。
很多坑吃但不产粮。
谢绝农药与d5。
(魔道祖师说实话动画加分很多原著唉。(被拖下去凌迟))

预测·一(上海高考作文)

*
沉迷ut
ooc
大半夜亢奋写文
好吧,也有放学乘车摸鱼写

0.
响也突然有了一种能力。
死不了。

在他16岁时,一场车祸中,他受了致命伤。
——不想死。
这是他最后的念头。

再睁开眼,是那天他刚醒来时。
他很害怕,同时感到有趣。
他尝试了许多事。
也作了许多死。

后来,他去了他家的那座洋馆。
他发现在那并不能使用那份能力,他警惕了起来,直到他的精神陷入那汪月光。

1.
响也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熟悉他身边的人——他拥有了那份能力后。
他会做什么事,说什么话,他都能预测——得益于那份能力——当然,考试的时候他还是靠着自己本事。

然而这份能力还是在那天失效了。
他并不觉得那会令人沮丧,相反,十分令人期待,而且那些人之中,除了康平和满,都是弱鸡。
他便走了。没有那份能力的情况下。

2.
响也一行人进了洋馆,门如愿地关上了。
响也瞟了眼身旁窗户透出的月光,舔舐了嘴唇,感到心跳不断在加速,兴奋与对血的渴望几乎占据了他的意识。
说得难听点就是发病了。
虽然我感觉我也在发病。
“哐啷哐啷!”
“可恶!打不开!”进使尽了力气,用尽了方法,还是打不开。
“怎么可能,进我们一起来!”隼人撞了撞门,“哇!这真的是鬼屋嘛…”隼人的声音略有些小了下去。
“而且信号也是在圈外。”满拿出了手机说。
“诶!真的诶!怎么办!”隼人开始急了。
“总之,我们先在洋馆里面探索一下吧,没准会有什么线索。”响也提议说,当打算转身走到东馆的时候,无意间看见了满一丝微妙的微笑。
你怎么不去开开那扇门呢。满自说自话地往西馆走时,对着响也做了个口型。
月光在响也身后静静地淌着,作为这洋馆中唯一的自然光源,它仿佛看戏般看透着一切。
响也没有回话,只是觉得,自己心中的名单是不是该掉个位置。

3.
满他不知从何起有了一份能力。
他能知道除了自己这条世界线以外的世界线会发生的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除了这条世界线以外的世界线唯一的改变是响也的处事,而引起的蝴蝶效应。
翔感觉自己被调戏了很多次就很烦。
而且这人居然是个声控,这样暴露自己的性癖真的好吗。——哦,对,这个世界线目前就他一个人知道。
然而,翔摸鱼等撩的日常在和梓沙去天体观测的那天戛然而止。

4.
一行人踏过年久失修——也修不了,而产生的嘎吱嘎吱声响的木板,找到了一间未上锁的房间。
“嗯,是个房间。”响也旋开了门,说了句废话。
“但是,你们难道从开始就觉得有不对么…”康平小声地嘟哝,扫视了一眼房间,向一个书架走去,抽出了一本存在感很弱的书,翻开,一个重物掉了出来,掉在了木质地板上,在安静的房间中发出了金属质感的声音。
响也眯了眯眼,上前捡了起来,“是一把钥匙呢。这是…'救救我'?”
“嚓、嚓”
“算了,给我。”进拿过隼人手中的火柴,一下就划燃了,点亮了蜡烛,让原本靠着薄弱的月光的房间勉强有了光。
“以及,刚刚没人吐槽响也刚刚的一句废话吗。”进将烛盏放在桌子上,走到响也跟前瞅了瞅纸条,“这句话也颇有恐怖洋馆传说的味道呢。”
“虽然觉得可能是唬人的,但是这钥匙不像是假的。”响也晃了晃有些发黑的银制钥匙,“满你来的正好,我们找到了这些东西。”
满接过看了看,放进了口袋,“话说,我刚刚也找到了份有关这个洋馆的资料,虽然没什么用。”
“总之,不相干的事我们还是少看些吧。毕竟我们只需要出去就够了。”响也走到书架前,用手轻轻拂去书上的灰,“总之在蜡烛熄灭之前随便看看这里有什么有用的吧。”

A break
“哎,话说,大家都喜欢妹子的什么部位哇!”隼人看到了墙上的七尺大乳挂画,有些兴奋,“我觉得当然是欧派哇!”
“呃,我不是。”进微妙地感觉有点尴尬。
“那就是屁股咯!康平平呢?”
“骨盆。”
“???”
“对了,进你不反驳嘛…”满推了一下眼镜。
“我…我看脸,但是觉得屁股也挺好…”进突然小声,可能嗯,纯情少年。
“哇!那,那响也呢!”
“我的话,声音吧。”响也微笑着回头说。
“诶?!满呢!满呢!”
“嗯…手。”满沉思了一秒,又补充,“还有不要乱调戏人,很烦。”
“哇!!!你们为什么都那么奇怪啦!!”隼人开始闹了。“不管!欧派最棒!欧派派!”
没人注意到响也看向满的眼神,是冷的。

5.
“啊,蜡烛灭了。”进把手上的书放了回去,“我们先去大厅吧。”

“不过果然还是分头行动效率会更高吧。”响也提议说。
“但是收集到的情报怎么汇总…啊,我带着一本本子,大家记在这上面好了。”进拿出一本粉红色的笔记本,放在了脚下。
“嗯,那康平、隼人和我探索一楼,进和响也负责二楼吧。”满发话了,“而且记得用好手机的手电筒,别掉什么坑里了。”
“现在七点,七点半集合吧。”响也看了看手机。
“好。”

“康平,待会发现什么别单独行动。”满在五人解散之后,悄声对康平说,“特别要小心响也。”
“…好。”康平狐疑地看了满一眼,没说什么,往一个方向走去,“那我们先来这吧。”

评论(3)
热度(9)